第675章 演戏
书名:无婚不爱:薄少追妻要翻车 作者:蒙娜莎莎 本章字数:2414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17:07:37

“是,伯父,是薄靳安无礼,我代他向您配个不是。”

颜璎珞倒没端着架子,把姿态放得很低。并深深地向尉迟雄鞠了个躬。

“颜璎珞,你……”

薄靳安还没有想把他恢复记忆一事说出来的意思,刚开了口,就被颜璎珞瞪了一眼。

“你给我闭嘴!”

这就不知道是不是叫心有灵犀了。颜璎珞也不想把两个人私下其实有交流的事情暴露出来。

“哼。”

看着这两个小辈在自己面前演戏,尉迟雄再一哼,干脆把身子都转了过去,背对着颜璎珞,眼不见为净!

过了半晌,才回过头来,勉强看了颜璎珞一眼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向恒,被抓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!”

毕竟是唯一的孙子,听到薄向恒出事,尉迟雄惊怒一声,彻底转回来,一双虎目炯炯,把颜璎珞吓了一跳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陆元昭给我送了一封信。”

将前因后果全部说明后,颜璎珞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封信,递给尉迟雄看。

尉迟雄打开一看,眉头一皱。

“弘儿。”

“父亲。”

“召集人手,暗中调查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尉迟弘应了一声,随后冲薄靳安挑衅一抬眼。

“欠我一次,打臣弟的事情,回头算账。”

说完,他就转身走到角落里,交代人手。

“你坐下,怎么回事详细说说。”

尉迟雄一点颜璎珞,让她坐下。

果然没有薄靳安的份。

颜璎珞想着,又忍不住看了薄靳安一眼。

让你冲动!

薄靳安读出颜璎珞目光中的含义,眉头微微一皱,却并未争辩。

眼下,还是薄向恒的事情比较重要。

由于他眼下鼻青脸肿的模样,那微微的皱眉颜璎珞并没有看出来。

“我让青龙查了上头的地址,是一间空仓库,里头一个人也没有。”

没有人发现,颜璎珞说起空仓库的时候,二楼的尉迟臣抖了一下,眼中露出狰狞凶狠。

“现在那边已经分散人手,全力寻找向恒的踪迹。”

“有时候,大张旗鼓是没有用的。只会打草惊蛇。”

尉迟雄想起上一次颜璎珞找人时闹出来的动静,不赞同地皱起了眉头。

做事那么不成熟,是要害死他的孙子吗?

“您放心,青龙带队,他有分寸。”

虽然质疑青龙对自己的忠诚度,不过在发生大事的时候,颜璎珞对青龙还是很信任的。

他不会想Black有事。这里,是他唯一的家。

“把事情都交给下面人去判断,要你有什么用?”

尉迟雄又是不赞同,还斥责了颜璎珞一句。

站在一旁的薄靳安脸上闪过一丝愠怒,刚要开口,就看见颜璎珞低头。

“您教训的是。”

那一瞬间,薄靳安心里复杂极了。

他在做什么?

儿子被人绑了,女人低声下气地求人,他就傻愣愣地在一旁看着?什么也做不到?

“那他呢?他做了什么?”

就在薄靳安懊恼的时候,尉迟雄抬手一指,指着他就问颜璎珞。

“他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赶来找弘哥了。”

颜璎珞说着,抬头看了一眼在二楼光明正大偷听的尉迟臣。

“所以我想,他应该是来的不巧,没见到人,反而跟尉迟臣发生了冲突。”

面对颜璎珞的眼神,尉迟臣心虚地退了一步。

这一退后,他又徒增懊恼。

就是因为这样,就是因为每次你都退一步,才会什么都被夺走的!

想着,又狠狠一拳砸在扶手上。

“砰”

二楼传来如此拳头与金属接触的声音,引得下人都抬起头来。

尉迟雄就跟听不到一样,眼皮也不抬一下。

“这件事,我自有判断。”

言下之意就是不管尉迟臣做了什么,都是薄靳安的错。

薄靳安听出这个意思之后,一阵火气上涌,迈出一步,想要开口,又硬生生地憋了回去。

不行,不可以再让颜璎珞为难。

稍加思索,他张开口:

“尉迟臣知道陆元昭在哪。”

听到这话,颜璎珞“嗖”地一下从沙发上弹了起来,仰头看向二楼的尉迟臣。

“你知道?”

“对,我知道。”

尉迟臣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,不闪不避,承认了。

“带我去!”

“那不行。”

颜璎珞想也不想开口,惨遭尉迟臣毫不留情地回绝。

“要见陆元昭的条件我刚说了,除非薄靳安被打得半死由我捆着过去,否则他会在第一时间弄死薄向恒。”

这话说出来,颜璎珞呼吸都为之一滞。

尉迟臣这话听上去实在是不像真话。

但是,她敢赌吗?

拿薄向恒的命,去赌那万分之一,陆元昭真的是个疯子的几率?

如果她敢,那么她也就是那样的疯子了!

见颜璎珞也不说话了,尉迟臣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慢慢地从楼上下来。

“怎么不说话了?这个时候你们做父母的不应该牺牲一下吗?为了儿子的性命?”

尉迟臣这话,没有针对谁,他只是在嘲讽。

嘲讽薄靳安,嘲讽颜璎珞,同时,也嘲讽了尉迟雄。

因为多年之前,尉迟雄也面临过类似的困局。

他犹豫了,他没有去做。

那样的结果是尉迟弘用生命救了尉迟臣,而后尉迟臣在尉迟雄的白眼中长大。

现在,轮到他尉迟臣来做这个主局人了。他倒要看看颜璎珞和薄靳安会怎么选!

“也许,陆元昭就是抱着想一网打尽的心思也说不定呢?”

尉迟弘打完电话,缓缓走过来,说了一句。

“大哥?”

尉迟臣难以置信地看着尉迟弘,满是想不通。

“你要给他们出主意?”

说这句话的时候,尉迟臣表情看上去是那么的委屈。

就好像,被全世界背叛了一样。

不,他本身就被全世界背叛过一次了。在那见肮脏的废弃仓库里,在那无法逃脱的黑暗里。

他无时无刻不期望着有人来救他,可是没有。来的每一个人都在为他的悲惨而欢呼。

就在他彻底绝望陷入黑暗的时候,他的世界里出现了一道光。

从那一刻起,那道光就是他世界的全部。

而现在,这道光站在了他的对立面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